金融危机催生长三角“经济版图”新变化

 2016-10-28    admin     657℃    志新智库
金融危机催生长三角“经济版图”新变化

- 志新智库

   作为和世界经济联系最为紧密的区域之一,金融危机同时催生了长三角“经济版图”新变化,一些曾被称为长三角“经济洼地”的地方开始崭露头角,在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释放出梯度增长潜力和发展后劲。

8.jpg

  “洼地”变“高地”,长三角经济版图出现新变化


  说到长三角,大家很自然地想起经济实力最强的龙头城市上海,以及周边的“经济重镇”:杭州、苏州、宁波、无锡等,这批在改革开放中最先繁荣起来的长三角城市,承载了也成就了无数人的财富梦想。


同在长三角这片经济热土上,也存在“洼地”。江苏的苏中、苏北,浙江的西南部依然存在经济欠发达的县市。如一提到苏北盐城,大家就想到它是上海的“米袋子”,提到浙江丽水、衢州,只能想起那里风光秀丽,即使是在上海,周边郊县和中心城区也被视作天壤之别。


  但在这次金融危机中,长三角曾经的发展“洼地”却增速强劲、优势凸显,为长三角地区整体应对金融危机起到了保障作用。


  江苏省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上半年,苏中、苏北GDP增长13.4%和13.1%,分别比苏南高2.8个、2.5个百分点;苏中、苏北GDP增长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0.9%和22.2%,均同比提高2.1个百分点。


  浙江衢州、丽水、舟山三市年生产总值增速已经连续几年位居前列。丽水市上半年工业实现总产值383.87亿元,同比增长31.0%。其中规模以上工业产值318.77亿元,同比增长36.1%,增速比浙江全省快16.4个百分点,居全省第三位,连续五年稳居前列。


  曾经的发展“洼地”也显示出了强劲的吸引外资能力。浙江省商务厅外资处有关负责人介绍,在上半年外商投资整体持续下降的同时,舟山、衢州却表现突出,合同利用外资和实际到账外资同比分别增长570.2%和7.3%、37.7%和59.0%;其中舟山新批6个项目中投资总额3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有3个。


  记者在上海近郊宝山区看到,城乡互动正在改变上海的产业格局。商贸服务业、外包服务业、专业服务业和旅游服务业已呈现集聚式布局,3条轨道交通线也已延伸到此,沿地铁站点将形成北上海服务外包产业带,以钢铁服务业、节能环保服务业为依托的专业服务业发展带和以国际研发总部基地、动漫衍生产业园为依托的综合服务产业带。


  上海有关人士表示,郊区正在成为新一轮发展的巨大潜力所在。


  厚积薄发,长三角新的经济增长极顺势发力


  苏北呈现出的勃勃生机,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江苏省经贸委副主任周毅彪介绍说,近一年来,苏北先后被纳入国务院《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和《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加速了承接苏南产业转移,这既为苏南产业升级腾出了空间,也促进苏北提高工业化水平。


  “一些在苏北落地的子公司比在苏南的母公司开发水平还要高,表明这次转移是一个产业提升的过程。”接受采访的相关人士认为,苏中、苏北正在从江苏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缓冲带”,变成了潜力巨大的重要增长极。


  长三角地区的发展洼地之所以迎来大发展,正是两省一市多年来坚持区域协同发展的回报。江苏省几届省委省政府接力谋划苏北振兴、苏中崛起,从当初的简单给钱外,发展到现在的财政支付转移、项目转移、人才支持等。特别是苏南苏北联办开发区成为要素整合的一个重要平台,对苏北的拉动效应显著。


  在浙江,从2002年开始正式启动实施了山海协作工程,“山”是指以浙西南山区为主的欠发达地区和舟山市,“海”则指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浙江省协作办区域发展处处长韩海祥介绍,山海协作工程是以项目合作为中心,通过政府层面的推动,激发市场的潜力,推进发达地区的产业向欠发达地区梯度转移。


  韩海祥告诉记者,在对口协作过程中,刚开始各地都按照省里规划的结对地区寻找合作。但是,没过多久市场主导占了上风,大家开始根据实际产业梯度转移和要素合理配置的要求,自行结对合作。


  比如,省里原先确定常山和绍兴市的嵊州是协作伙伴,但由于两地的产业和要素资源不对接,合作起来比较勉强,而常山拥有的丰富的矿产和旅游资源,正是绍兴县和诸暨市一些企业的运作强项,于是双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可以说产业剃度转移已经从政府推手转化为各地内在的需求。”韩海祥认为。


  江苏南北联动,浙江山海协作,上海要解决的是6000平方公里与600平方公里的关系。上海中心城区面积是600平方公里,这里人口稠密,产业密集,发展空间有限。但上海总的地域面积是6000平方公里,更大的空间在郊区。目前,多条地铁线已向松江、宝山等郊区延伸,计划中的轻轨11号延长线甚至可以到达江苏的昆山花桥。


  上海市农委主任孙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上海的城乡规划体系已基本形成,除了中心城区之外,还将建设郊区新城、新市镇和中心村等多个层次。推动城乡社会经济一体化发展,将给上海未来发展带来巨大的能量。


  稳住“龙头”+培育新增长点=新一轮发展势头


  上海社科院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发改委长三角区域规划综合组成员郁鸿胜认为,金融危机下长三角地区出现的经济版图新变化,最直观的原因是国际金融危机,外向度较高的原本经济发达地区首当其冲,增幅趋缓,而与国际市场关联度较小的原本欠发达的地区由于近年来加快产业转移和工业化提升,凸现优势。


  郁鸿胜指出,这一经济版图新变化背后的根本原因是,经历多年高强度开发,土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已成为长三角的稀缺品,长三角从16城市扩容为两省一市,苏北、浙南的加入正逢其时。它们承接了长三角转移产业,促进了长江三角洲地区产业优化升级和整体实力提升,完善了整个长三角地区的生产力布局。


  有分析人士分析,虽然长三角地区生产力面临“重大变化”和“重新洗牌”,长三角地区传统的发展龙头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事实上,这些龙头正在通过产业升级、结构调整来巩固自己的发展地位。


  在金融危机蔓延的背景下,苏南、浙东、浦东等地区能否稳住“龙头”,是长三角地区应对金融危机的关键。“稳定苏南这个经济"龙头",对支撑全省保增长至关重要。”江苏省社科院院长宋林飞说,苏南是江苏经济的重要支柱,也是苏北、苏中接受辐射和拉动的重要源头。


  衢州市协作办主任姚小毛也表示,近5年衢州GDP的增长,35%是靠山海协作的项目。如果经济龙头持续失去动力,那么新兴地区的优势也难以为继。


  南京大学教授钱志新认为,苏南地区要把调结构放到更加优先位置上,从要素推动的传统产业体系向靠创新驱动的现代产业体系转变,重点发展以新能源、新材料、新医药、现代装备为主的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金融业。


  国家发改委长三角地区区域规划综合组专家陈建军认为,《进一步推进长江三角洲地区改革开放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意见》意在通过空间结构的调整,带动产业结构的调整。江浙沪3省市目前都尚处经济转型期,仅凭一省之力、一地之力无法解决所面临的各种挑战,必须充分利用长三角区域经济合作的优势,充分利用三地之间客观存在的资源结构的互补性,形成产业分工,加快长三角经济的融合。